——我们,逃婚吧。

未来的吻

亲吻一头死去的白熊

被冰霜结住的眼

介于灰蓝与橄榄绿之间

我以为冰会化开


冰会化开

战战兢兢的鼻头

小心翼翼的温热

皴裂的红痕


我不信

却被它的睫毛邀约

引向深海

正因为我不信


初洇的典故

所以我下沉

腰与脊背似雪山

而我就要下沉


直到清晨

青色的纤细的鸟羽

粘上我的眉睫

松树遮挡着

每一颗镜子

每一颗窗口

每一颗眼

笛声散落在龙角间

绒毛与鳞片

指点

山帷上的小径

被牛踏着

又蜿蜒

询问询问

一只眼一只眼

错过村落

身上也寻不出几角钱

问问

问问

拂过后脑的秋风

将他走的路

拧开到另一个方向


湿发捂热

我的耳朵

你换了橙味的洗发水


雪国列车

从我的浴室驶过


孩子拽下一颗青色的番茄

鱼饵被赋予爱人的姓名

我曾幻想


我或许


拧下一颗葡萄

在冬日内一个不早不晚

缺少母爱的时刻

我将乳头 从湍流中剥离


索桥

一方通行

去处已

失去吸引力


我蹲在地上询问一只白兔的价格

一双红色

和一双蓝色的旱冰鞋

是谁告诉我拍照非笑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