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逃婚吧。

扬颈子
把新茶吞下
旗枪半展
十五既望而观
风飐浪涌
尺素入我眼中

宋子咏风
韩子咏风
咏风
息吹千字文而不动

耳牙
是空山一洞
穴窍山门
井壑岩宫
呺也 嘻也
入喉
为君起松声

万物待我

腹梦

我和星瀚一起
钻入他腹中

不需要眉目
和应声

蜜色肋骨
和窗
他将草药投进一个瓮

那是个梦
白鹜飞过
遗响托给悲风

晴光

我把皴山的沉黑的土抹去了
你可以撑起身看看吗
我把向冥的海涡捻停了
你可以揉揉眼登空吗

我已把玉蝉从你喉中扣出
如此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梦里我把你的山水画
用桂花蜜拌的糖水打湿了
如此你该呵斥我几句吧

那是不可思议的蜗行
仄径上皆是泥泞
纵然 寻不到者
留下几行问询

那是溪流满山的游云
那是因此
盛产砚台的歙境

晴光啊
三十四重晓风吹入荷泾
把气息吐在我身上

先生,远游去也

岚山

我去过岚山
它在极东的海岸

我去过岚山
见过它的样子
骤雨时来

还有疾风穿过竹亭
有石花遍山开得
极其烂漫
有玉河上行去
在树顶留下星漩
有桃马跃
下瑛沙
有靛色的夜话
和梅鸽

我去过岚山
那是很美的地方
我去过的

雪山

安稳地
睡着
如一个巨婴
紧闭双眼

他把方向烧死在冰穹下了
皑皑是西的颜色

那是天谴
你的所在
你该安睡、长眠
醒来,独不该反省

你知道他们有话要说
你就和天光
一样花白

珍宝

我把死去的麻雀
放进藏着萤火的洞穴

你把背影留给我了
留我在三只垂死的雏鸟之间

阳炎如此晃眼
让那小小的额头上
蒸起亮亮的熔岩

看不清父亲的脸
用裤脚的颜色
把他的行处分辨

于是我走失在三只雏鸟之间
那小小的喙封存
小小的舌咽

孩子红月

孩子在天际线下
用胖的指节
印下一圈
螺旋世界

那儿有
风蚀蘑菇
和放大的红月

他们用食指指向红色的错误
用乳牙
咬断黎明的光线
用 日界线的铅芯
勾画彩玻璃的轮刻

他们试探 找寻
手是热的
等着温暖冬天
我却不是那样的孩子

六月敦复

昆仑有胎儿 在远处
有句芒亲抚
有蓐收低诉
沉甸甸 像一穗谷

我是绳结
是色 是书
山把我吞下
或将我吐出
黑的泉涌亦将沉与浮

我的掌纹深
像深的雾
我的耳嗡鸣
是风的欢呼

我回头
脚踝却被影攫缚

苦都

路过温室时
我解开一颗纽扣
此间月色突然收束
青年团成玻璃球

排气扇茫然启动
我吮吸自己的舌头

天文望远镜
被木星抠去眼眸
它的横纹里藏了秘密
关于羊男和象舟

圆将他扣留
红将他没收
流将他放射
我按住他的手





放映机

肉体早落在地上

影子却留在掌上

接下来要去哪里

昆仑山和敦煌